山東財智拍賣有限公司

SHANDONG CAIZHI 

Auction  information
拍賣資訊
?
沉寂10年,不良資產終于迎來新一輪風口!
來源: | 作者:sdczpm | 發布時間: 569天前 | 1157 次瀏覽 | 分享到:
                                                                     沉寂10年,不良資產終于迎來新一輪風口!

2018年既是一個政策監管年,也是一個政策改革年。

這對于金融領域或者財富管理領域的創業者、從業者以及投資人來講,是最為關鍵的一年。無論是監管還是改革,都帶來經濟增長的快速變化。

不良資產投資,即所謂的特殊投資機會行業,也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blob.png

中國經濟經過幾十年的高速發展已經累積了相當規模的不良資產,現在我國經濟正處在高速增長階段向高質量增長階段的過渡時期,在這個過程中涌現出一大批不良資產投資領域的玩家,例如高盛、橡樹資本等諸多國際資本玩家,也有許多國內A股上市企業的玩家紛紛入局。

就在近日北大廣運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九合集團不良資產投資業務總經理徐剛向鈦媒體表示:“經歷10年沉寂的不良資產投資行業,逐步迎來了新一輪風口,無論是在國家政策引導、市場競爭狀態還是業務開展模式巨變的大環境下,特色化、專業化以及投行化將會成為本輪風口下企業競爭的核心焦點。


blob.png


目前來看,中國的不良資產已經進入存量時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無論是政策層面,還是市場信息反饋來看,整個不良資產行業處于“井噴”狀態。從大的環境來看,從2013年至今我國經濟運行一直處于下行壓力較大的周期,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深入以及金融強監管政策效應的釋放,不良資產的規模將會持續增大一段時間。

而根據業內預測,目前四大AMC資本總額約為3600億元,按照12.5%資本充足率要求,最多可承接不良資產為3萬億元左右。同時銀行業的不良資產規模可能會超過十萬億,再加上非銀行的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可能會超過二十萬億。消費金融的崛起,給了不良資產行業巨大的養料,傳統資源放開,新的資源進入,不良資產開始了集中爆發。

面對這樣的承載能力,顯然是不足以消化不斷擴展的不良資產,預計仍有逾十萬億級的市場空間提供給各地方性資產管理機構以及民間機構。

徐剛向鈦媒體表示,沉寂10年的不良資產投資行業,相比前兩輪大的發展周期,已經呈現出較為明顯的變化:

一是國家政策層面的支持力度有所增大,不良資產運營機構成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生力軍,從資源整合、產能出清、資金配置、行業引導等方面起到了更加積極的作用;

二是行業競爭程度越發激烈,參與主體眾多,導致資產價格非理性增長,行業回歸理性尚需一定時間。在一級市場,四大AMC基于全面回歸主業及擴充資本規模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不良資產的價格,這一狀況從一級市場蔓延至二級、三級市場,另外二級市場很難有生存空間,如長期無法出清,將會出現流動性甚至虧損的風險;

三是市場參與主體數量急劇增長,各路資金瘋狂涌入,已由原來的四大AMC為主轉向4+2+N的局面。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現有參與不良資產業務的主體在2000家左右,進一步加劇了行業的競爭,但終將由市場去驗證甄別,最終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四是處置手段從單一化向綜合化轉變,更加考驗運營團隊的專業化程度和資源盤整能力,原有的打折、打包、打官司的“三打”理念已經不能適應現有市場狀態,受資產價格、資金成本、退出節點等因素的制約,大概率會出現無法退出而導致虧損的局面,要更多地借助投行思維,盤整資金、技術、信息、人力、品牌等資源通過債務重組、資產重組等模式,修復、提升資產價值,獲得理想收益;

五是較之于前兩輪行業周期,司法環境對于不良資產業務的發展更加有利。

在今天來看,不僅有高盛、橡樹資本等國際資本紛紛入局中國不良資產投資市場,更有許多A股上市公司轉型布局不良資產業務,事實已經表明,不良資產投資已經成為繼VC/PE之后,中國最具吸引力的細分投資領域之一。

blob.png

我們所謂的“最壞時代”,即由于不良資產競爭主體的增多導致資產價格的非理性增長,截止目前仍然沒有實現理性降溫,資產價格仍處于高位。在這樣的環境下,市場無疑對不良資產處置機構的專業化特色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首先是不良資產自營業務,主要是對有較好重整題材的資產包或單體項目從收購到退出階段的全面運營管理,深耕一地市場、鍛煉項目團隊、更新市場認知、最大限度提升資產處置價值。

其次是不良資產配資業務,主要是依托于九合集團募資能力,對于綜合運營能力強、項目投資價值高、退出路徑明確的不良資產平臺提供資金支持,開展財務性投資業務。

徐剛表示,按照項目投資周期、風險邊界及回報率又將不良資產配資業務劃分為三個板塊:

一是房抵貸不良資產配資業務。主要合作伙伴為信托、保險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對其問題資產進行嚴格篩選后提供結構化資金支持、清收技術支持,在完善的風控結構下閉環運營,實現退出,該類業務的特點是安全墊高、底層資產出清速度快,退出期限一般在12個月,收益率年化15%左右;

二是單體房地產不良重組項目配資業務。此類業務主要是針對出現流動性困境的房地產企業,或對于爛尾樓有盤整能力的專業運營機構,在充分盡調項目本身、案外因素、退出路徑的基礎上,聯合開發商、房地產包銷團隊、金融或持牌機構設立SPV或搭建基金。

三是同地方政府平臺公司合作開展當地不良資產并購重組基金業務。依托政府行政職能優勢及運營團隊專業優勢,對當地特色產能、產業、平臺進行整合重組后,在資本市場實現退出。此類業務一般會由政府平臺提供增信措施,安全邊際較高,周期在3年以上,如能成功實施并在資本市場退出,年化收益率較之于前兩類會更高,如無法實施退出,視同于有強擔保措施的投資行為,兜底收益率在10-12%左右。

最后是在開展不良資產業務過程中衍生出的協同業務,主要為地產固收類、上市公司業務、不良資產撮合業務以及委托清收類業務,此類業務將作為主營業務的一個補充。

blob.png

當下,伴隨著中國經濟進入增速換檔期,經濟下行壓力增大,這無疑給不良資產的孕育提供了高價值土壤。對于這一領域的投資者來講,其盈利模式的核心就在于賺取收購與處置不良資產中的差價,收購價格越便宜,利潤空間就越大。但去年以來,不良資產包漲價明顯,甚至一度有銀行不良資產包漲價至6折以上,而此前這一價格普遍在3折左右。

舉例來說,假如資管公司以3折的價格花100萬元拿下價值300萬元的不良資產包,以兩年時間追回150萬元,扣除每年5%的相關費用,年化收益約15%。但如果折扣上升到6折,以這個比例來算,不算費率,資管公司反而要每年虧損8%。

因此,對于不良資產投資,如何“買的便宜”和“專業處置”就成為最為核心的要素。

徐剛表示,目前外部機遇主要體現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往縱深發展,金融強監管也將是一段時間內的常態,為不良資產業務提供了大量資源,司法環境更好,市場主體地位日趨公平,執行難問題被最高法列入必決事項,這些都是很有利的因素。

當越來越多的投行們、資產管理者們相繼進入這一領域,盡管不良資產的業務面很寬,也很難避免同質化競爭,即使在一級市場占到大頭的四大AMC也很難避免。在徐剛看來,未來不良資產投資領域的從業者們,只有結合自身突出優勢,在地緣、行業、合作伙伴上尋找機會,且要緊跟市場步伐,持續創新業務模式才是贏得這一輪風口的關鍵因素。


快乐10分开奖查询广东